财经首页
焦点图
经济视窗
财富故事
保 险
银 行
税 务
证 券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理财频道 > 财富故事 > 我的“姐夫”杨再江
我的“姐夫”杨再江
http://www.xxnet.com.cn 时间:2020-10-16 9:50:16 湘西网

  吴红艳

  我的“姐夫”叫杨再江,今年48岁,近1.7米的个子,中等个头,家住花垣县雅酉镇排腊村。

  该村在花垣县最南端,距县城50多公里,毗邻贵州省松桃盘石镇,交通闭塞,是花垣县最偏远贫困的村寨之一。

  2016年初,我单位——花垣县委宣传部对口帮扶排腊村,不仅选派青年干部驻村进行帮扶,还给每个干部安排了结对帮扶任务,我负责联系杨再江家。

  第一次上门走访,得知杨再江妻子与我同姓,为表明帮扶诚意,我便与他套近乎:“杨大哥,大姐姓吴,我也姓吴,以后,我就喊您‘姐夫’吧?”

  “玛汝,玛汝(苗语,非常好的意思)!”他笑咧咧地应许,我便这样轻松结下了这门亲戚。

  俗话讲,亲戚亲戚越走越亲。

  时隔不久,我特意到镇上买酒割肉,进村联络感情,紧密关系。

  那次进村,刚好遇到杨再江赶着牛从山上回来。远远地看到他挥手朝我打招呼:“姐夫、姐夫,屋里坐、屋里坐!”

  “嗯?他竟然叫我‘姐夫’!”我愣住了:“这个人真是憨。”

  后来得知,杨家兄弟3人,幼年时家里贫病交加,为了供两个弟弟读书,杨再江一天学堂都没进过,10岁不到就下了地,之前连姓名都不会写。两个弟弟勉强读了几年书,父母又不幸先后病逝离去。

  长兄为父,还没来得及懂事的杨再江成了家里的顶梁柱。

  前些年,两个弟弟长大成人,他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帮助他们相继成了家,自己却成了老光棍。

  2015年,在几个好心人介绍下,临近五斗村姑娘小吴的家人看上了他。小吴比杨再江小10多岁,只是小时候患病烧坏了头,手脚有些不灵便,讲话也不太利索。

  缘分让两个人走到了一起,双方都很困难,两个家庭的主要成员聚拢来简单吃了餐饭,44岁那年,“姐夫”杨再江脱了单。

  “两人都不识字,一个又老又憨,一个傻又呆,该怎么帮扶呢?”我忧愁起来。

  2016年还没开春,海拔700多米的排腊苗寨山腰上冰雪还没融化,乡亲们大都宅在家里烤火休息,杨再江便吆喝着耕牛下地干活了。

  有次进村走访,看见他吆喝着水牛忙着耕地,我心疼地劝他:“姐夫,今天冷得很,等天晴出太阳再做吧,千万莫冷着凉了!”

  只见他叫住了大水牛,蹲下身去捧起一把泥土,捏了又捏,闻了又闻,乐滋滋地憨笑着答我:“人家要打工去,这片给我种,这个土玛汝,玛汝……”

  杨再江勤劳肯干,春夏季节,他不是在地里干,就是在田里忙。每次进村,我索性直接去田地里找他。

 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2016年秋季,杨再江收包谷10挑、稻谷26挑、黄豆3大筐,养水牛1头、架子猪5头,鸡鸭32只。2017年,他把农闲时间也充分利用起来,帮一些修房子的人家做工。一年下来,他种地养殖还务工,再加上退耕还林、种子、低保等国家发放的各种补贴,家庭纯收入达到1万多元,2017年底顺利脱了贫。

  那年冬月,杨再江特意宰了一头大肥猪,又拿出几千元为大姐补办婚礼。我很高兴,婚礼当天特意约了几个好友开车前去吃酒,但因头夜落了一场大雪,吉卫镇那一段冰冻封路,我们没法前去参加。最后只得打电话贺喜,并委托村主任替我封红包送去。

  那年腊月二十五,大清早我就接到他的电话,说要进城看望我。8点多钟时,他就到了县委大院,乱蓬蓬的头发沾满了雨水,旧棉衣也湿湿的,手提一个破尼龙袋,3只土鸡从破袋口探出头来,“咕咕咕……”地叫。

  “妹子,快过年了,送你几只鸡吃,自家养的……”杨再江说。还以为他进城办事,谁晓得竟然专门赶来给我送年货。从村里步行到镇上需要1个多小时,从镇上乘中巴车到县城需要2个多小时。听说他在出门之前,已把大姐的饭菜准备好温在锅里;把牛儿牵到山上用长绳拴起来;还把猪潲煮好,把鸡鸭吃的拌好……为了进城给我送鸡,估计他昨晚一夜没得睡觉。从他手上接过尼龙袋的那一刻,我禁不住满眶热泪。

  2018年5月26日,大姐生下一个女儿,母女平安。接到电话时,我赶忙放下手中的活,带着买好的婴儿衣裤、被子、浴巾、纸尿片等母婴用品赶去县人民医院看望。杨再江46岁喜得千金,我和他俩一样无比激动与兴奋。

  有了孩子,家里添了很多事情,既要照顾老婆孩子,又要“盘阳春”,但杨再江从不叫苦喊累。

  2019年每次进村,我总不忘带些饮料、糖果,季节交替时,我还会买些衣服鞋袜送上门。小丽湘跟我很亲,每次抱她都不哭不闹,1岁多以后,有好几回还缠着要跟我回县城。

  今年6月13日,他受伤住进了县人民医院,是村主任杨文俊打电话通知我的。当时,我在为进驻我县的省委巡视组搞联络工作,心里非常不安。

  当天中午休息,我没来得及吃中饭,便一路小跑赶去医院,得知杨再江在整修房子时从4米多高的木梯上摔下来,心疼极了,幸好他没有伤及内脏。

  巡视组张小乙处长从我这儿了解到“姐夫”家的情况,回到省城长沙欣然发动家人捐赠了一大箱衣物过来。捧着一件件爱心衣物,大姐傻呵呵地笑了,讲话也格外清场了:“长沙张小乙玛汝,玛汝!”

(稿源:湘西网-团结报)
(作者:吴红艳)
(编辑:杨思思)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

税 务

证 券

保 险

财富故事